情感小说 校园春色 人妻女友 武侠古典 家庭乱伦 另类小说 性爱技巧 情色笑话 免费加入VIP

上一篇:车震的激情下一篇:与奔放女的几夜情

记忆中的笛


 我听到了笛的脚步声,心理面荡起一阵澎湃的心潮。
脑子里开始浮现很多快乐的事情。
我开了门,看到她甜甜的微笑,带着对我的爱意和见面的喜悦,小酒窝浅浅地陷在她的脸颊上,粉红色的口红带着少女的羞涩。
这时,她樱桃般的嘴唇开始长合:“今天吃什么?亲爱的。
” 

        笛是我的女朋友,曾经的,记忆里的,莫不去的。
当朋友们谈及到我的女朋友时候大半是在讨论她。
至于为什么是曾经的,今天已经不是重点。
 

        “黄豆猪手,清蒸鲈鱼和蒸排骨。
”我一边搂住她的腰一边关起门,随后关门的手又轻抚到了她的腰下十厘米(你知道的,不是臀也不是腰的地方)。
 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多好吃的,太好了,但是我怕吃胖”笛也一边寻找着把小包放到鞋架,一边搂住我的脖子,放包的手随后习惯性的轻抚到了我的脸上。
抚摸着我的脸和我的嘴角。
 
我能听到她的呼吸,还有我们舌尖摩擦的声音,还有口水在我们的舌头之间嬉戏。
我喜欢把她红红的小舌吞的一干二净,每当这个时候她都会发出她一贯顺从的气喘声。
这就是为什么我总是喜欢把玩她的舌头。
在我们的舌头正在激烈交战的同时,笛的手开始不安分起来,从我的脸颊到我的腰部一下三十厘米反反复复地流离着。
她白色的衬衫在一阵阵上下反复的运动中松懈了防备。
雪白色的锁骨一带尽收我的眼底。
我的手也开始了对笛的巡视,丝一般的头发现在散落在肩上,锁骨上,还有背脊上,我的手顺着文胸的肩带隔着衬衣慢慢往下落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“我饿了,亲爱的”她轻轻的推开我,搂着我的脖子,在我们嘴唇只隔着1厘米的距离轻轻的说,“我们先吃饭好吗?”当然好拉,人是铁饭是钢,一顿不吃饿得慌。
其实我的手艺挺好,笛狠喜欢吃我做的这些菜,每次来她都会吃很多。
我喜欢为她做饭,她真的是不可多得的女朋友,不管在什么方面(你懂的)。
今天我准备了啤酒,想换一种和她在一起的感觉。
我们两个人边喝别吃,不一会儿就酒足饭饱了。
俗话说的好,饭饱思淫。
我站起身,含了一口酒,便往她的小唇送去,她积极的把头抬起迎着我的嘴唇把酒喝下,有一些漏网的酒顺着她的脖子,很快便流到了乳沟附近。
我迅速的用手指挡住了它们的去路,顺着原路又返回到了笛的双唇。
随后又重到覆辙来到了本来酒水们想到的地方,她的轻叹声开始变得急促。
 


         “脱掉”我得话语就像咒语,指挥着笛的每一个动作。
笛一边揭开衬衣的领子,一边叹息着。
眼睛迷离的与我对视,张开的双唇不挺的急喘着。
我一只手轻抚着她的下巴,另一只还在文胸内把玩着,双手同时向上微微使劲,带动着笛的整个身子离开了椅子,仆到了我的胸前。
各种声音刺激着我的每个神经,也许也刺激着她的神经。
她的臀部开始带领着我的双手辗转起伏,持续了五又三分之一秒后,被我的双手固定住。
现在是时候进攻那个吃饭前没有到过的地方了。
四只手指慢慢把百褶裙折起,待摸到了嫩嫩的皮肤,另外四个指头开始向底裤前进。
“呵呵”我们两个都笑了。
因为她穿了我最喜欢的一条内裤,薄纱材质,粉白色。
每当我隔着这条裤裤游离到秘密森林的时候,不用脱就已经能感觉到热乎乎的爱液了。
我用两个手指隔着裤裤玩弄着笛得私处。
粘粘得爱液摩擦着裤裤传来一阵阵催情的声响,也许那声音不是从下面传来,而是从笛的嘴里传来,这时笛在她的小嘴探索着我的前胸,不时得发出和下面声响一样的共鸣。
她散落在我胸前得头发淘气地给我挠痒。
我腾出一只手梳理着它们,另一只手还在把玩着她热热的小裤裤。
她的身体开始微微的失重。
双腿开始不听的弯曲伸直。
我扶起笛的头,停止了行动。
百褶裙又盖回了已经失去了神秘的神秘地带。
衬衫已经不愿履行自己的职责,索性完全搭在了笛的两只胳膊上。
只有文胸还在矜持的坚守阵地。
笛的双眼正在慢慢恢复清晰,我不能让它们恢复到理智。
我让笛一侧身,把她抱起,来到了浴室。
一面大镜子正对浴缸,镜子下面一个大理石水池正是我安放笛臀部的场所,我开始放热水,准备和她鸳鸯吸水。
我们现在的姿势,刚好让双方私处对接,不过隔了几块布。
笛在我用下体摩擦她私处的时候,眼睛恢复了迷失,双手开始主动的拆卸我的装备。
她把碍事的衬衫扔到了一边,皮带,拉链,扣子,最后用小脚踩下了我的裤子,我感觉下面有了解脱的愉悦,更近了,我们能互相感觉到温度了。
热热的,软软的感觉隔着内裤传了进来。
笛并没有罢休,她把手放肆的放近了我的内裤开始了她的进攻。
在一段活塞运动下,我再也不能忍受任何的束缚,“帮我多掉,”在我咒语的作用下,笛手脚并用的为我开封。
在那同时我也自己丢盔卸甲。
顽固的小文胸,也在我熟练的操作下,印身落马。
她身体的每一个曲线,都在我的身上重现。
她身体的温度在不停的升温,不过最热的还是那最终目的地。
解禁的我,肆无忌惮地用手和嘴在她身上搜寻,最后终于找到了关键点,我对后了几步,拔下了已经湿透的小裤裤,现在她的臀部正好接触在冰凉的大理石上,不过笛并不以理会,只是用长长的手指抓住了我的肉棒,并指引着我前往目的地。
此时温暖的感觉慢慢吞噬着我。
她气息更是加速了这种温暖蔓延我的全身。
身体开始本能的运动,她把脚盘在了我的腰上,我知道悬空是很辛苦的,可是双脚盘在我的腰间影像我的发挥,我将她双手搭在我的脖子上,双手将她的两腿搭在了我的胳膊上,双手抓住了笛的大腿,开始了第一轮的猛攻,笛放纵的叫声和肆意的摇头激励着我更努力的工作。
没有了衣物的遮盖,没有了微笑的酒窝,没有了粉红的双唇,一切变地那么地原始和自然,忘乎所以。
我的两腿开始冒出汗珠,笛的几根发丝也粘在了脸颊上,但这并不能组织我们对对方的渴望,我微微向前推了推笛的大腿,笛的叫声异常激烈,看来这个位置很受用,笛现在背靠在镜子上,我的身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,我不是很喜欢看到自己以这样的神态出现,便底下头扫视杨笛的全身,可是不时的余光扫过镜子,镜中笛大腿的前后浮动却又激发了我更猛烈的攻击。
笛瘫痪的呻吟着,手指不听的四处巡察我的身体。
最后无力的把住了我的脖子,支撑着直起身来,用瘫痪的呻吟声断断续续地说,“水快慢了。
”我停了下来,把肉棒慢慢从她的体内滑出,我扶着笛的双臀慢慢的让她的双脚着了地。
笛想向浴池移动,可是我抓住了她的臀部阻止了她的念头,“在你第一次高潮以前,水是不回满的”我一边说一边帮她转身,放底了她的身子,掰开两腿,“宝贝,翘起来”话刚落,整个的小穴已经暴露在我面前,微微的摆动着。
随着一身娇叫,我已经开始了活塞运动,笛喜欢看镜子里面的自己,眼睛半睁半闭的自己,忽近忽远的自己,我也喜欢看那样的她,这时她的身体开始微紧,叫声开始变得愉悦而刺耳,手也开始四处乱抓,我知道这是给我信号。
“我要,我想要”她断断续续得吐出这几个字,我加快了速度,加大了力量,十秒中后,一股暖流蔓延了我的下体,她的臀部开始不自主的抖动,四个手指头也在扶着她臀部的我的手上乱抓,沙哑的叫声,传遍她整个身体。
激烈的抖动的停了下来,只剩下臀部不住的扭动,带着我的肉棒在里面慢慢地参观小穴的每个角落。
我拉起了滩在水池上的笛,并慢慢抽出了我的大宝贝,笛一边抖动着,一边轻抚着我的大腿,预示我不要拔的太快。
一声不自主的娇喘后,我们分开了。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水都满了,”她带着一点半埋怨半撒娇的口吻和我说,“你最色了。
”我满足的点头到,“恩,我是卖给阿色将军。
”她扑的一声笑了,我也笑了。
我们坐近了浴缸,热水慌张的逃了出去,我们没有理会,只是一个劲的在水里清晰着对方的器具。
她瘫在我的胸前,手指不住的在我的器具上套弄,好像是在奖励它刚才的战功。
我轻轻闭上双眼索性就由着笛的意思来,我的手刚好能探查到笛的整个臀部。
我们轻抚着对方回味着刚才的一战。
洗净后我抱着赤裸裸的笛来到了卧室。
当然在洗的过程当中难免也有一些抽插,不过那只是为了延续爱意,承上启下的作用。
 

        扑到床上,我让笛穿上了衬衣和百褶裙,但只有衬衣和百褶裙(你明白的)。
我就是喜欢这种有重新开始的感觉。
因为少了内裤和文胸的阻碍,笛的行动也变得大胆了。
她坐到了我的宝贝上,用穴唇抓住了我的肉棒,来回的滑动。
不一会就有了湿湿的感觉,可能是因为被百褶裙遮住的关系,笛臀部的滑动异常的激烈,手也开始在我胸前肆无忌惮的扫荡。
十秒钟后,她把小手伸近了百褶裙,抓住了大宝贝,轻易的滑进了自己的身体,开始了疯狂的跌宕起伏运动。
我配合着她的动作运动着我的腰和臀部。
受用的她,叫声已经充满了整个房间,好像想把这种喜悦告诉所有的人。
我的手指刺激着她的两个樱桃,随即从她的嘴里借了一些口水,湿润了两个樱桃。
她的嘴已经没有了作为,只能放出“啊”的高低音和分泌液体。
我仰视着她情不自禁的样子,打算帮她再次跨过边际。
我坐起身,两手控制住了放纵的双臀,好让它们随着我的节奏起伏,我的嘴在她的嘴和两棵樱桃的区域来回游走。
没有了作为的她,任凭我的处置。
她的上身渐渐变得僵硬,双臀开始不规则的放肆起来。
我轻拍了几下调皮得臀部,然后规范了它们得方向。
笛得在我的规范下疯狂的做着活塞运动,受用的一边尖叫着,一边轻咬着我的肩膀。
我放开了双手,让笛的臀部为所欲为,上下左右前后,我轻扶着她的腰,保持着她的重心。
这时候,感觉到背上有了几处刺痛的感觉。
随着身体一整疯狂的抽搐后,笛瘫痪在了我的胸前,随着我躺下的身体慢慢的趴下。
小撬臀还在不听的扭动,回味着出界的感觉。
我们的胸前笛的衬衫也变的有点潮湿起来。
 笛已经没有了主张一个人的趴在我身上,我费力地脱下了她的衬衫,扔到一边。
随即轻抚着笛的头发。
不一会儿,原本安静的小臀又开始顽皮起来,在小穴内的大宝贝也再次坚强了起来。
笛顺势坐起,在大宝贝放大到maximum的情况下抽了出来,并用一只手挽住,随后用阴唇抓住,形成包围夹击之势,开始了猛攻。
这是笛对我的必杀计之一。
摩擦着的小穴不停的湿润着我的肉棒和她的手指,我也不由自主的随着笛的指示抽动。
笛感觉湿润度已经到位,便干脆将小穴咬住了阴茎根部,不停的扭动着屁股。
爱液顺着根部慢慢淌下,经过森林,睾丸…… 粘到了床上,我没有理会,因为笛的手正在快速地套弄着我的器具。
热血早就冲上了头 。
笛上身随着屁股的扭动而摇摆着,空出来的那只手一会绕过臀部把玩着两棵硬球,一会有横扫我的整个身子。
嘴里一直不忘记愉悦的叹息。
我双手抓紧了两膝靠上的部位,僵硬了五又四分之一秒后,越过了边际。
笛的动作慢慢变缓,娇喘着,看着我。
拿过早已准备好的纸巾擦拭完各自的身体。
笛这才有机会躺下,我们互相轻抚着对方渐渐进入了梦乡。
 


      【完】

上一篇:车震的激情下一篇:与奔放女的几夜情